大块的去污皂

死青废

这梗实在太可爱了,论勇马会选谁(

梗来自于微博的一张图以及Z**ko的脑洞

没忍住玩坏冰刀cp的念头……摸了个假的冰刀(

画了Kai哥cos的基德和勇马(66)cos的安室透,照着人物手办画的

 

听说透酱=180基德<180,身高差真是太可爱了

 

P2又神经病。

 



 

woc再看一眼这图怎么突然觉得像海尔兄弟!

画了个神经病画儿,起因是茄爹的那句话。

茄爹实力坑儿子系列(

面对突然奇怪发言的Mas,温和boy比耿直boy的场面能好一点,大概(

我说这图怎么哪里不对呢,经过@風邪ひキングの大黄瓜 点拨,现在终于没有违和感了!真欣慰!

出任务前,简单握一下手就是临别祝福的二人

(觉得这样很甜

真是好久没画茄冰啊QAQ


【KAITO×VY2】至再一次相逢

Zenko:

至再一次相逢


CP:KAITO×VY2


*GUMI译为茱萸


「啊!天将黑了,我们该回去了。不过,在回去之前,我想……」茱萸眨眨眼看了看街口对面出现在视线里的奶茶店,又看了他一眼,「我想先去买杯奶茶!」
「走吗勇马?我知道你没来过这家,去尝尝嘛~」看他不作声,茱萸索性直接拖着他的胳膊随人流走了过去。
「好,可以,但是,」他望了望排出店外的队伍,「……人很多的样子,不用换一家吗?这家之后再来也可以的。」
「没——有关系,店员那么多速度应该很快的。我很喜欢喝他们家的——」排在队伍后,茱萸踮脚张望了一眼前面,「呃好吧今天已经卖完了。」
他不禁微微笑了起来:「那就试试新的口味,像我换了一家店尝试一样。」
「其实我都喝过了……」果不其然听到小声嗫嚅……
说话间已经走到了柜台前。茱萸瞪着眼咬着嘴唇盯着菜单,伸着手指在空中选择困难地迅速胡乱划了几圈,轻车熟路地报了一连串单品名字与要求,然后故意作了个乖巧的姿势跳到一旁让开位置,要他上前去。
柜台的店员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哥,看着他一脸真诚的营业微笑:
「您好,您想喝什么?」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关注重点居然是这个,懵了一下,大概扫了一眼菜单。店员善解人意地没有催促,大概是一直营业微笑地看着低头的他。
他也不知道是怎样一个过程,只是短短十几秒而已,脑子里飞奔着现在已经忘掉的各种运算,好像经历了半生似的。最终他在店员的营业微笑目送下拿着单号和茱萸退到了旁边默默站着等自己那份做好。
而且还不知道自己其实点了什么。
「咦,你不是一直不怎么喜欢喝很甜的吗?为什么要了全糖?还是这个,这个超甜的……」
茱萸瞪大了眼睛看他,声音也不小,只是奶茶店里人很多,被他人的声音掩蔽之下,竟然也有一丝失真的模糊。
「不知道……」
他有些没底气。在有些犹豫地回答茱萸时,余光里总觉得柜台的方向、那个挂着营业微笑的店员像是听到了刚刚茱萸的话一样,只是轻轻地、若有若无地瞥了他一眼。
于是仿佛为了转移话题似地,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了起来。从一会回学院以后要交多少个DDL讲到茱萸最近又失了一次恋,中间听到似乎喊到了自己的号,茱萸眼巴巴地凑到柜台前,看到先前柜台那里、那个漂亮爱笑的店员小哥正在忙着灌装,喊到的号码还在自己前面几位,不由又讪讪地退了回来,继续同他讲最新的这个负心汉怎样试图给她戴绿帽子于是怒分手之。
「79号?」
他也不知怎地就辨出了那个声音,推了一把茱萸:「你的好了。」
「啊!谢谢谢谢,那你的应该也要好了,」茱萸蹿到柜台前捧过热奶茶,「过来呀!」
「您是80号吗?」
店员抬眼看到他,站起身微笑起来。仿佛笃定了他一定是一般,又向他伸出手。他便着了魔似地将手里先前拧巴纠结的心情唆使下被叠来叠去拧成一个长条的单子送了过去,刚递出去又意识到不妙,急忙缩回手又将它展平,才又递了过去。店员笑着看了他一眼,收下看了几行,抬头看向他,又笑了一下,笑起来很好看,他也跟着觉得很开心,但又稍微有些不妙的预感:
「啊不好意思,这个的材料刚用完了……我去给您再做请稍等~啊,您是不太喜欢喝甜对吗?那稍微做淡一点好吗?」
于是他便眼睁睁地看着店员拿走了他被蹂躏得皱皱巴巴的单子转过身忙碌了起来,手还伸在那里,终于僵硬地在店员背后点了点头。
「他刚刚跟你说什么?还要等吗?」茱萸抱着杯子猛吸了几大口,看他还杵在那里,探头问道,「诶?我好像听到他问要不要不那么甜?他怎么知道的?刚刚我们说话听到了吗?」
「……」
他只是转过眼来看向茱萸,一言不发,眼神有些无奈,继而耸肩笑了一下。
又在店里站了一会,茱萸的奶茶已在他注视下下去大半,二人也没有再闲扯,到此他才突然想起自己那杯还没拿到,回头向柜台望了一眼,不防瞥见先时那个店员正捧起一杯向他走来,看见他看自己,怔了一霎,随即眨一下明亮的眼睛,笑意更甚:
「久等了,您的奶茶。」
「谢谢。」
他赶紧接过拉着茱萸逃出门外。店员在柜台后还在微笑,稍微歪了歪头看着他们的背影。
「所以,他为什么要先拿走我的单号,然后跟我说,'啊不好意思没有材料了'?」
「什么?谁?」茱萸被他这番有些故作气恼的话绕晕,随即反应过来,「啊,你说刚刚那个店员?」
按着脑门想了一会又道:「他大概是觉得我跟你一路,所以先问了一下,于是记得你的脸了?」
「不怕我怀疑他拿走之后就不给我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你一个大少爷还在意这个的吗?」笑了几声,茱萸的目光突然狐疑起来,继而奸笑着凑近,「不对啊,你怎么回事?」上下瞟了他几眼,若有所思地笑了起来,「哦,我明白了,你恋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他打断茱萸放肆的大笑,瞪了过去,但越发地欲盖弥彰,于是语气也畏缩了起来,「有什么好笑——」
「不要嘴硬了,我看到了。你看那个店员小哥腰细腿长,长得帅又爱笑,我看了也心动。啊,真是想不到,啧啧啧啧,」茱萸已经躲到一旁开始猖狂大笑,「哎呀,你瞪我干什么?你还想抓我?你不感谢我带你来偶遇人生真爱就算了,怎么这么没良心——」
事情就在走回学院之后悄无声息地平息了。但他还是有些在意,比如当时在茱萸面前他没有说出口的、奶茶并不像是他起初点的全糖那样甜。他想,果然那个时候是听到他和茱萸的对话了吧。
故意要走单号要他等了那么久,或许是重新又做了一杯呢?
于是几天之后,他在意地一个人又去了一次。站在门口有些踌躇地想,店员那么多,或许今天并不是那个人轮班呢?但还是太在意,想问一声究竟,他被那一分说不清的好奇驱使,走进门去。
他今日来得尚早,街上行人寥寥,店里队伍未排起,店员也只见两个身影,想是刚开门不久,待将入夜才会人多起来。
「您好,您想喝什么?」
柜台后的店员看着他,营业微笑停了一瞬,很快又亮晶晶地眨眨眼,眉眼于是弯了起来。他抬头,露出一幅「是你」的神情,差点便要愣在原地了。
「那……」
他低头,飞快地眼神掠了一圈,手指向某一行胡乱一指,听到说:
「好的。您不想要加太多糖的,对吗?」
「你还记得?」
店员听到他这样问,怔了一下,然后又低头笑了一下,小声回答他:
「嗯,我还记得。」
之后做好的奶茶也是亲自来送给他的。他并无意一直站在这里引人注目,从对方手里接过奶茶的时候,他也小声地、终于下定决心似地问道:
「那次……你是故意的吗?」
对方乐得差点要笑出声来:
「是呀,我是故意的。」


PS
真相是娘娘前几天去买奶茶,偶遇一只腰细腿长长得帅又爱笑的店员小哥……然后脑补了以上全文

吵架吵不过勇马于是哭着摔门而去的Kai。

p2冰刀污脑洞(噫

死神Kai x 鲁道夫勇。场景来自音乐剧伊丽莎白。

Kai去演死神的话一定全场最帅(只是被我画得太磕碜)